关于爱博网(Aibetw)

Pinnacle是一家创立于1998年的在线的体育博彩公司。Aibetw公司由菲律宾政府授权,可以从事体育博彩相关活动。成立初期,Aibetw公司专注于快速发展的国内市场,现在它为全世界的玩家和职业玩家提供投注服务。毫无疑问,Aibetw 公司是欧洲乃至全球最受欢迎的知名在线体育博彩公司。玩家的积极反馈、存款和提款的安全性都充分证明了该公司的可靠性。Aibetw公司 以其良好的服务而得到了客户的认可。该公司在2004年获得了最高水平服务奖、2006年最佳博彩公司奖(EOG.com)、最佳博彩运营商前5名(The Online Wire)和著名门户网站“Gambling”颁发的最佳优惠和奖金奖项,这是对这家博彩公司的最为中肯的评价。

付款方式

Aibetw的付款方式经过深思熟虑。迄今为止,Aibetw支持20中支付方式,如信用卡、借记卡、Skrill、Neteller电子钱包或银行转账,Aibetw还支持其他类型的付款方式。提款时,每月每个用户都可以免费提款一次。而后续提款会收取附加费用,附加费用数额取决于付款方式。您可以随时付款而无任何后顾之忧。
Aibetw是精英级别的博彩公司。我们为初级玩家和职业玩家推荐这家美国博彩公司。如果您欣赏专业性、可靠性和高赔率,Aibetw这家博彩行业巨头是您的完美选择。

“小羽,多想和你一起老去

  “小羽,多想和你一起老去   

晚宴在A市最大的酒店举行,叶锦羽租下了整个二楼来布置场地,”,她知道她今天有很多事情要做,她知道自己的腿很痛,她更知道她还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为窦宇做很多他认为理所当然,却令她头痛不已的差事……她知道自己平凡得甚至卑微,可是她难道就应该一直像个佣人一样在窦宇身边吗?。   

窦宇满不在乎地从被砸的乱七八糟的房间里走出来,双手插进裤袋里,甚至还勾着一抹笑。   

“窦总,下午的行程是和宏远集团的王总去红玉会馆……”叶锦羽紧跟在刚刚踏出窦家大门的窦宇身后,汇报行程。   

窦宇在前面走着,突然,转过身,拍了一下叶锦羽的头,“今天你没听见我惹了老爷子生气吗?”   

叶锦羽忙站住,“我,我……我没听见。”   

窦宇又转过身去,大步流星的迈步走向他的车,“我今天不想有什么应酬,你帮我推了,哦,对了,你自己回去吧,我要去接Katy。”说完,打开那亮极了的红色跑车,坐了进去。   

听到Katy这个名字,叶锦羽才想起来自己今天还要给Katy办生日晚会。   

红色跑车闪电般地从她身边开走,留给她的只有那余音未了的发动机声音和卷起的气流。   

叶锦羽慢慢地转过身,深呼吸,是的,她今天并不愉快,她已经很努力地让自己不去幻想与窦宇在一起,但是每次见到他,她还是会不经意的无条件为他付出。   

因为要推掉与王总的应酬,叶锦羽耗费了好大的精力,毕竟那个王总也不是什么小公司的经理,必要的礼节让她很为难,不过好在最终王总的秘书告知她同意了改天再约,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然后就是为Katy准备生日晚宴,当然,还要有惊喜,这是窦宇一贯的风格,不过每次的惊喜都是叶锦羽绞尽脑汁想出来的。   

晚宴在A市最大的酒店举行,叶锦羽租下了整个二楼来布置场地。   

除了部分装饰店的人,叶锦羽又叫来了办公室里的员工一起帮忙。   

叶锦羽登上梯子来挂彩带,选用的是Katy最喜欢的紫色和粉色,她一个人挂有些吃力,因为梯子无法移动,她向旁边歪了歪身,突然,梯子向旁边倒去。“啊!”叶锦羽尖叫却也来不及了,她实实在在地摔在了地上。梯子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叶锦羽的穿了丝袜,梯子倒下时划伤了她的腿,鲜血染红了职业装短裙,她在摔倒时及时抱住了头,手臂擦伤了但是头还好没有伤到。   

南茵茵急忙跑过来,“小羽!你怎样了?”   

还有一个小时就是晚宴开始的时间了,叶锦羽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一瘸一拐地站起来,“茵茵,你帮我上去一下吧,我的腿好像流血了,我帮你扶着梯子。”   

南茵茵忍不住说她:“那个彩带一定要挂吗,你怎么不考虑自己的危险!”   

叶锦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扶起了梯子,南茵茵没有办法,只能上去,两个人配合着挂好了彩带。   

晚宴开始了,一起来工作的员工都参与进这次的晚宴中了,可是叶锦羽却依旧忙碌,在惊喜被展示前,她不允许自己放松。   

南茵茵和她是最要好的,她实在是看不过叶锦羽这样糟蹋自己,她走过去,拉过叶锦羽,“你还不去医院!你腿上,胳膊上,都流血流了这么多了,你这样下去会危险的!”   

叶锦羽将她扳过身去,“你快去那边和大家一起等窦总来吧,不然一会儿万一去晚了要被扣工资了!”   

南茵茵看她一点也不松懈的样子,只好说“那好吧,一会儿忙完了必须去医院,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叶锦羽推着她走,“快去吧,南美人,我一定去!”   

南茵茵走了,叶锦羽转过身,望着身后深邃的夜晚,她的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窦宇,不是我不为自己考虑,是因为你太重要,我无法将你的命令忽略掉。   

窦宇和Katy到场了,本来就挺拔英俊的窦宇配上了今天的一套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更加凸显他的惊人的气质,而Katy更是一身淡紫色长裙,收腰的设计将她的身材显露无疑,耀眼的镶钻高跟鞋,优雅的钻石耳坠,奢侈的钻石项链……这一切都是叶锦羽一直向往的打扮,但是她只是一个跟从在窦宇身后的小秘书,她的平凡一切不允许她拥有那样的装扮,也不允许她向窦宇迈步。   

或许,一直是她的自卑在警告自己不能向他迈步。   

窦宇一打响指,头顶上的彩带便纷纷甩下,漫天的花瓣伴随着奏起的音乐一同飘下,中央灯下垂下来了一个粉色的盒子,窦宇取下盒子,取出一支镶着彩钻的手镯,温柔地给Katy戴上。   

后台的叶锦羽松了口气,她的任务终于完成了,可是腿上的伤口疼得她喘不过气来。   

默默地从后门走出去,夏季的夜晚不冷,却带有一点点的凉风,她裹紧衣服,打了个出租车,将头靠在车窗上,看着车外的风景离她而去。   

这个城市太过喧嚣,彩灯闪烁,烁干了安宁,觥筹交错,错尽了真情,风雅的过往不再,人心的纯情难求,错误的时代给予了错误的方向,每个人都疲惫不堪又不敢松懈。   

望着车窗外的夜色悠悠,她的明天还是会像今天这样重复着,忙碌着,疲惫着。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腿上的伤口差点就伤到骨头了,你是想坐轮椅想疯了吧!”卢锐一面给叶锦羽处理伤口一面教训她。   

“哎呀好啦,你比大妈还啰嗦!”叶锦羽白了他一眼。   

卢锐站起身,弹了一下她的脑门:“我不啰嗦,谁关心你啊,自己在A市闯,也就是我能心疼你了。”   

卢锐笑了笑,“行了,明天再来一次,我给你换药。”说完他弯下腰,拍拍后背,“上来。”   

叶锦羽很自然地骑到他的背上,他背起她,走出医院,给她打车回家。   

卢锐望着出租车远去,“小羽,你还在拿我当哥哥吗?”   

第二天上班,窦宇的内线电话打进来,要她把咖啡和文件一起送过去。   

叶锦羽敲门进来了,由于腿伤,一挪一挪地,窦宇禁不住笑了,“怎么了,像个虫子一样爬进来吗?”   

叶锦羽无奈地笑了笑,“昨天不小心脚崴了。”   

窦宇拍拍身边的沙发,“坐吧。”   

“昨天的事情你干得还不错,说吧,想要点什么?”窦宇翘起了二郎腿,悠闲的问。   

叶锦羽知道,她现在最想要的,是他对她的哪怕只有一点点的欣赏,而不是钱。可是,她不敢说,只能按部就班地回答:“窦总,我想要年底的奖金提升一点。”   

窦宇很自然的抿了一口咖啡,“好办,就这么定了。”   

带着标准的职业微笑出了经理办公室,叶锦羽已经腿疼到了不行,但还是咬牙坚持走了回去。   

茶水间里,谢美言时正在一群同事中间:“昨天窦总在酒店真是太迷人了,不过叶锦羽虽然帮着策划了那么多,不还是躲在后台忙三忙四的,连个出来玩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就算是当上了窦总的秘书又怎样,不就是个窦总身边的佣人吗?”   

谢美言话说一半,附近几个同事突然散开了,好像没看见她一样,她正要喊住他们,突然转身看见了叶锦羽就在她身后低头走着,她立即捂住了嘴,逃也似地跑开了。   

叶锦羽没有抬头,只是低着头慢悠悠地走着,谢美言的话她全听见了。她知道她今天有很多事情要做,她知道自己的腿很痛,她更知道她还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为窦宇做很多他认为理所当然,却令她头痛不已的差事……她知道自己平凡得甚至卑微,可是她难道就应该一直像个佣人一样在窦宇身边吗?   

不知不觉走到了窦宇的办公室,敲敲门,进去,放下文件,深呼吸,看着正在和Katy之外的某个女人打电话的窦宇,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可悲,为了一份本就不属于自己的爱情而浪费青春,舍弃自我,她这样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是为了能让窦宇欣赏她,还是期待窦宇能有一天突然浪子回头,娶她回家吗?   

显然,这一切都不是,她只是在盲目地追求,一种没有结果的追求。   

“你怎么还不出去?没看到我很忙吗?……没事的,欣欣,只是一个秘书而已,我马上让她出去,……你怎么还不走?没看到我很忙吗?”窦宇手里握着电话,一脸的不耐烦。   

“窦总,对不起,打扰了,这份文件对我们景凯公司很重要,你一定要仔细审核一下再签字……”   

“我知道我知道,你快出去!”   

关上门,叶锦羽不禁苦笑,“只是一个秘书而已”,原来自己只配得上个“而已”。   

对于窦宇的不以为然,早就该醒悟的,为什么一直不肯承认呢?   

擦干眼泪,叶锦羽挺直腰板,再次推门走进了窦宇的办公室,“窦总,我要辞职!”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叶锦羽抚上自己的办公桌,这张记录了她所有汗水和绝望,欢乐和无奈的办公桌,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辞职,只是脑海里只有这一个念头,如果不舍弃些自己不得不舍弃的东西,她是不会下定决心的。   

窦宇当时在正在气头上,想都没想就把文件摔在地上,“好啊,说你几句就不耐烦了是吧?行啊,叶锦羽,要辞职,我同意!明天辞呈一递上来你就可以走了!”可是现在气消了,叶锦羽对于他就像他的一只胳膊一样重要,他想想自己这样对她真的有些失态了,自己也很后悔。   

但是叶锦羽是无论何时都会包容自己的,他知道。   

叶锦羽第二天真的递交了辞呈,昨天已经收拾好东西,她只是将辞呈递好就离开了,没有任何留恋,也没有说一句多余的话。   

窦宇自己坐在办公室里,第一次觉得自己对她原来一直都很不在意。   

叶锦羽去了医院,卢锐听她说她辞职了,大吃一惊:“你怎么辞职了?不是干的好好的吗?还有,你现在投了别的公司的简历了吗?”   

叶锦羽好不耐烦的说,“哎呀,卢大夫你省省吧,我又没花你的钱过日子,你就别教训我了。”   

卢锐一笑,“其实你可以花我的钱的。”   

叶锦羽一愣,“卢锐你这话什么意思……”   

卢锐却是突然低下头,亲了亲她的脸颊,“就是这个意思。”

  

因为要推掉与王总的应酬,叶锦羽耗费了好大的精力,毕竟那个王总也不是什么小公司的经理,必要的礼节让她很为难,不过好在最终王总的秘书告知她同意了改天再约,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卢锐站起身,弹了一下她的脑门:“我不啰嗦,谁关心你啊,自己在A市闯,也就是我能心疼你了,

第二天上班,窦宇的内线电话打进来,要她把咖啡和文件一起送过去,

窦宇自己坐在办公室里,第一次觉得自己对她原来一直都很不在意。

聚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