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爱博网(Aibetw)

Pinnacle是一家创立于1998年的在线的体育博彩公司。Aibetw公司由菲律宾政府授权,可以从事体育博彩相关活动。成立初期,Aibetw公司专注于快速发展的国内市场,现在它为全世界的玩家和职业玩家提供投注服务。毫无疑问,Aibetw 公司是欧洲乃至全球最受欢迎的知名在线体育博彩公司。玩家的积极反馈、存款和提款的安全性都充分证明了该公司的可靠性。Aibetw公司 以其良好的服务而得到了客户的认可。该公司在2004年获得了最高水平服务奖、2006年最佳博彩公司奖(EOG.com)、最佳博彩运营商前5名(The Online Wire)和著名门户网站“Gambling”颁发的最佳优惠和奖金奖项,这是对这家博彩公司的最为中肯的评价。

付款方式

Aibetw的付款方式经过深思熟虑。迄今为止,Aibetw支持20中支付方式,如信用卡、借记卡、Skrill、Neteller电子钱包或银行转账,Aibetw还支持其他类型的付款方式。提款时,每月每个用户都可以免费提款一次。而后续提款会收取附加费用,附加费用数额取决于付款方式。您可以随时付款而无任何后顾之忧。
Aibetw是精英级别的博彩公司。我们为初级玩家和职业玩家推荐这家美国博彩公司。如果您欣赏专业性、可靠性和高赔率,Aibetw这家博彩行业巨头是您的完美选择。

安逸地看起戏来,豪门丈夫私生活混乱,她由正妻沦为小三

  安逸地看起戏来,豪门丈夫私生活混乱,她由正妻沦为小三   

用餐时,离老太太坐于主位上,在大家动筷之前,首先冲着林妙言道“我们离家的人想来就你认不全了,现在我便给你介绍一下,还是那句话,我们离家人口多,规矩大,不似你在家乡那会儿没什么束缚,有不懂的地方就多问问你大嫂和你弟妹,

林妙言起身要走,被朱萌萌一把拽住,“怎么?要走么?离家是什么地方,你果真没有一点教养埃”

林妙言甩开她的手,好笑道:“是谁告诉你一个人的教养好坏是与他的贫富地位成正比的?朱小姐,我没看出你比我这个穷丫头多多少教养,相反,你们富人家的孩子有许多刁蛮任性一些倒是真的,”

段倾城羞然一笑,“三弟哪里话,你们若有事就先去忙吧。   

嫁入豪门这件事,普通的职场小白领林妙言想都没想过;当小三这件事,林妙言更是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去昧着良心拆散别人家庭,但嫁入豪门当小三……林妙言她竟然干了!不过这根本不是她的本意好么!她好端端的马上要升职加薪迎来职场上的又一巅峰了,谁知道不知怎的就被强塞进婚车里,嫁给了一个她根本没有见过的男人!

离老太太带着三个儿子两个儿媳妇上山祭拜离老太爷回来时,林妙言又在默默地强迫自己接受由二十一世纪的小白领穿越到民国时期的旧上海,并且在昨天以一个山野村姑的身份嫁入豪门大户离家为三少奶奶的事实。

离家那一大家子人口从山上回来,透过离家大厅及门厅前的那片林荫,抱怨声彼时传来。寻着声音刚迎到门口,离老太太由老奶妈掺着已经闪身进来了。林妙言虽初来乍道,但多年的职场生涯炼就了她一身应对突发状况的本事,并未感到局促不安,软声软语的和老太太打招呼,“妈,您回来了。”

离老太太微微点一点头,略过她直接上楼休息了,大家长的架势端得十分到位。

用餐时,离老太太坐于主位上,在大家动筷之前,首先冲着林妙言道“我们离家的人想来就你认不全了,现在我便给你介绍一下,还是那句话,我们离家人口多,规矩大,不似你在家乡那会儿没什么束缚,有不懂的地方就多问问你大嫂和你弟妹。”话间分指了昨日见过的段倾城和朱萌萌。

林妙言缓缓应是。

如此不用多猜,除却昨日见过的离风和离然,那个离老太太身边落坐的,懒懒靠在椅背上,光色不温不凉的男人便该是他的老公离景了。

果然,离老太太接着指着身边人说道:“这是我们离家的二少爷离景,也是你的丈夫,他近几日有事外出,估计你们还没有机会见上面。”

林妙言习惯性的伸出一只手,“你好,林妙言。”

手掌伸出半晌,并不见他回应,反倒见他目光凛冽之余,闪过一丝别味的笑。

林妙言终于了然大家的古怪神色,面上赧然,职业习惯使然,忘记了此人虽初次蒙面,但名意上已经是林妙言的丈夫,没必要搞得像两方会谈一样。

身边朱萌萌捂嘴呵呵笑过,忍一忍笑意出口问,“二嫂,你们农村人都这样么?这样……这样……傻气?”

这一语引来桌上一阵欢声笑语。

林妙言面上无波,心里却愤愤不平,“你才傻气呢,你们全家人都傻气。”默默隐忍一番,极风度的  回答她,“我不知道你们这些受过上等教育的人把礼貌叫傻气,如果真若如此,我倒宁愿一直这样傻下去,总比内在无知要来得好。”

朱萌萌顿时脸面僵硬。

离景视线一凛,及时将她锁在眸光中,山村野妇看来也并非什么省油的灯。

吃过饭老太太直接上楼去休息,离景轻揉一下眉宇,略显疲惫的倦意去了半分,悠然的坐到沙发上,眸光内颇多冷情。一挥手,下人倒了杯淡茶送过了,安逸地看起戏来。离然贴边坐过去,嘴中轻嘀,“愚蠢的女人们,如果爸爸还活着,估计要为他的决定悔上一次了。”

离景不置可否,淡然一笑,“不喜欢就不要好了。”

离然惊诧,“二哥,这么快?你就不打算再撑两天门面?”

离景不语,离然顺着他的眼风望过去。

林妙言起身要走,被朱萌萌一把拽住,“怎么?要走么?离家是什么地方,你果真没有一点教养埃”

林妙言甩开她的手,好笑道:“是谁告诉你一个人的教养好坏是与他的贫富地位成正比的?朱小姐,我没看出你比我这个穷丫头多多少教养,相反,你们富人家的孩子有许多刁蛮任性一些倒是真的。”

懒懒扫了一眼众人,包括沙发上兴致昂然的两个人,上楼去了。

她先前只想过这些人会不好相处,却没想到竟难处得如此明目张胆。

朱萌萌被气得差点七窍流血,她发现这个林妙言嘴皮子挺厉害,不像一般的农村丫头,全身是刺。

段倾城适时安抚她,“萌萌,就由着她去吧,折腾了这么多天,她也定是累了,所以难免性情会烦燥一些。”

回过头对上离景的眸光,面上微微一红,流光溢彩,暧昧横生。

“你们两个不出去?”

离然起身整整衣服,“我这就走,大嫂果然是大嫂啊,行事作风就是和小的不一样。”

段倾城羞然一笑,“三弟哪里话,你们若有事就先去忙吧。”

离景抿了口茶水,起身和离然一起出去。

段倾城和林萌萌盯着厅门看了会儿,也一起上楼去了。

晚饭开始前段倾城亲自到楼上叫她,还是那样平易近人的笑嫣,只是今天见过蓝媚的,便觉得这笑太过细致紧密,友好得让人密不透风。

饭厅里的长形方桌上,背对着门口只有一个挺拔的身影落座。林妙言心里一咯噔,没想到这个离景果然回来了。  在别人拿捏到老太太出门在外,无人管束,可以四处游逛纷飞的时候,他却回来了。

段倾城见她门口顿住,忍不住催促:“妙言,看什么呢,又没别人,是离景,快进去吃饭吧。”

“好……好……”林妙言提步进去,离景听到脚步声,温凉地回头瞧了一眼,目光却久久打在段倾城的身上,堂而皇之,毫不避及。

林妙言心里闪过一丝玩味,依她久经职场的经验,这种风花雪月的段子见多了,如果要一个词准确概括的话,就叫……暧-昧。

看来这个离家大院不仅人性淡薄,伦理更是十分不调混乱。

林妙言在平日指定落座的位子上坐好,电闪雷明,两人眼神数秒相撞,紧急错开,餐桌上依旧一派平和安然景象。

离景心中惊讶,她的眼里有一束晶亮,似能将人望得通体透彻。



  ”

离老太太微微点一点头,略过她直接上楼休息了,大家长的架势端得十分到位,

吃过饭老太太直接上楼去休息,离景轻揉一下眉宇,略显疲惫的倦意去了半分,悠然的坐到沙发上,眸光内颇多冷情,

林妙言起身要走,被朱萌萌一把拽住,“怎么?要走么?离家是什么地方,你果真没有一点教养埃”

林妙言甩开她的手,好笑道:“是谁告诉你一个人的教养好坏是与他的贫富地位成正比的?朱小姐,我没看出你比我这个穷丫头多多少教养,相反,你们富人家的孩子有许多刁蛮任性一些倒是真的,

林妙言心里闪过一丝玩味,依她久经职场的经验,这种风花雪月的段子见多了,如果要一个词准确概括的话,就叫……暧-昧。

聚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