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爱博网(Aibetw)

Pinnacle是一家创立于1998年的在线的体育博彩公司。Aibetw公司由菲律宾政府授权,可以从事体育博彩相关活动。成立初期,Aibetw公司专注于快速发展的国内市场,现在它为全世界的玩家和职业玩家提供投注服务。毫无疑问,Aibetw 公司是欧洲乃至全球最受欢迎的知名在线体育博彩公司。玩家的积极反馈、存款和提款的安全性都充分证明了该公司的可靠性。Aibetw公司 以其良好的服务而得到了客户的认可。该公司在2004年获得了最高水平服务奖、2006年最佳博彩公司奖(EOG.com)、最佳博彩运营商前5名(The Online Wire)和著名门户网站“Gambling”颁发的最佳优惠和奖金奖项,这是对这家博彩公司的最为中肯的评价。

付款方式

Aibetw的付款方式经过深思熟虑。迄今为止,Aibetw支持20中支付方式,如信用卡、借记卡、Skrill、Neteller电子钱包或银行转账,Aibetw还支持其他类型的付款方式。提款时,每月每个用户都可以免费提款一次。而后续提款会收取附加费用,附加费用数额取决于付款方式。您可以随时付款而无任何后顾之忧。
Aibetw是精英级别的博彩公司。我们为初级玩家和职业玩家推荐这家美国博彩公司。如果您欣赏专业性、可靠性和高赔率,Aibetw这家博彩行业巨头是您的完美选择。

昶锋找寻到真实时,生命的绽放 第二章 青春在都市中沉睡【原创】

  

昶锋找寻到真实时,生命的绽放 第二章 青春在都市中沉睡【原创】   昶锋在蓝色酒店休假的时,一个人在王府井大街穿梭着,它是如此美丽,什么才是心灵纯洁的天空?,他们俩的眼神已经告诉昶锋答案。   

第二节 蓝色酒店昶锋心灵中的玫瑰   

题记:都市里有一种声音在呼唤昶锋,让昶锋靠近它,抚摸它。昶锋曾经在灯下写过许多的日记。这些都是昶锋消极时写下的。在这个时期中昶锋迷失人生的方向,像迷失在茫茫大海中的孤舟,像失去母亲的孩子,像失去翅膀的鸟儿。昶锋喜欢看北京卫视的档案,让昶锋回到过去的岁月中,让昶锋了解到曾经无法了解的故事。每天看都能带给昶锋很多的启发,很多的感动。让昶锋的心灵中更加有一片纯洁的天空,也让昶锋的心灵中拥有更多兑糖的机会。这一切也许是昶锋怀旧的缘故。   

深秋的夜晚昶锋走在京城的夜幕下,看着车从离身边两米的地方飞驰而过,看着那些从树上掉落下来的树叶。昶锋似乎又看到凄凉的景象,树叶是掉落到地上,但树的生命依然是存在的。仿佛像冰冻的河水,春天依然会解冻的。树也是一样的,到春天它依然会长出新的叶子,给人新的生命和活力。昶锋看到这样的景象时,昶锋对他的朋友海林说:“树上的叶子虽然掉落但它的生命依然是存在的。我虽然曾经是堕落的,但现在我的一切都是新的,一切都是充满希望的。”昶锋平静的说。“你一直都是很优秀的,只是你的脾气不太好,如果你把脾气改掉,那就会更好的。”海林平静的说。   

海林对昶锋说出这样的话时,昶锋看到海林眼睛里的自信和那颗年轻飞翔的心灵。海林的心灵在飞翔也随着的他的梦想在飞翔。海林的梦想没有告诉昶锋,昶锋也没有问过海林,这是海林心中的小秘密。昶锋从来没有感谢过上天,这次真的要感谢上天。让昶锋结识这俩个女孩,是她们俩让昶锋再一次提笔写文字。她们俩的出现改变着昶锋的生活。她们俩人带给昶锋太多的感悟,太多创作的源泉。她们俩虽然不是极品美女,都拥有同样一颗心——真实。让昶锋懂得敞开心灵的眼睛,让昶锋懂得给心灵筑起一座爱的桥梁。才会让你懂得珍惜。   

昶锋在曾经的日记中写到“色达”这是昶锋一辈子也剪不断的情和爱。情是生活18年,爱是藏族老阿妈和藏族小女孩给予昶锋的。昶锋要离开色达时,一直幻想都市能给予自身什么?自身应该追求什么?昶锋的心灵在这一刻仿佛一下子空虚,孤独,寂寞这三者已经把昶锋的心灵挖空,将昶锋的心灵眼睛深深的关闭。当心灵的眼睛关闭时,坏的思想,悄悄的升上心头。人的行为也会跟随着它走。在都市中昶锋应该怎样生活?父母又应该怎样生活?这一切一切困扰着昶锋的心灵。   

昶锋走过玫瑰迪吧,看着那蓝色的广告牌,它仿佛在诱惑着昶锋,让你一点点的去靠近和拥抱它。同时昶锋的青春也在都市中沉睡过去。青春也不知道被昶锋丢到什么地方去了。走进玫瑰迪吧昶锋随着优美而强烈的节奏舞动年轻的心,舞动年轻的活力和激情。也是在这样的音乐节奏中,和蓝儿的交流让昶锋对酒有新的认识,昶锋没有走进玫瑰迪吧,也不会认识蓝儿和冰儿,她们都是这样的真实和善良。刚接触蓝儿,冰儿时,昶锋不知道她们是怎样的人?昶锋到玫瑰迪吧玩时,总有人在背后议论昶锋。他们更本不知道昶锋去玫瑰迪吧的真正原因。   

只有当一个人在这座城市遇到打动他的女孩时,他才会停下脚步,为她去拼搏,去闯,这也许就是爱情的魅力。昶锋现在时常问自身,如果自身不离开蓝色酒店,她会离开玫瑰迪吧吗?它的魅力究竟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会让昶锋如此的着迷?是它的旋律还是……昶锋现在都没有找到答案。在色达时昶锋就被这样的音乐吸引祝昶锋在故乡色达溜冰场听到这样的音乐时,仿佛能感受到它是有生命力的--不是很强烈,淡淡的就像唇彩一样。它是如此的充满激情,就像一个精力旺盛的战士。   

昶锋在玫瑰迪吧听着这样的音乐节奏时,它仿佛真的感受到它是有生命力的,它仿佛在呼唤昶锋,呼唤他走进它的世界。走进它的世界才知道它的魅力,才知道它会和昶锋成为最好的朋友,它何时走进昶锋的生活?让昶锋的生活因它多一份色彩,就像彩虹一样美丽,就像玫瑰一样鲜艳夺目。这份色彩是如此鲜艳动人。当初在色达时昶锋感觉不到它有生命的存在,那时昶锋还没有真正认识它和爱上它。只有这样的音乐才能激发昶锋心灵中最强烈的写作灵感。只有这样的音乐才能让昶锋穿越在有生命的写作世界中。   

音乐是有生命的,所以写作也是有生命的。只有这样的音乐才能让昶锋感受到激情的存在--野狼,荷东和钢琴。才能感受到让昶锋对它无法拒绝的魅力。当这样的音乐在清晨穿越昶锋的心灵世界时,昶锋的心灵世界仿佛被酥油茶滋润着。酥油茶的味道再一次出现在昶锋的脑海中--酸中带咸。昶锋喜欢这样的一种味道,这样的味道养育昶锋十八年。只有这样的音乐才能抚平昶锋心灵中十八年的伤痕。这是昶锋在蓝色酒店感悟到的。在蓝色酒店昶锋就疯狂的喜欢这样的两种音乐--野狼和荷东算一种,另一种就是钢琴。   

这两种音乐都像妖艳的女人--诱惑和挑逗着昶锋。昶锋无法做到去拒绝它们,它们能放松昶锋紧张的心情,缓解昶锋内心的压力,它们仿佛就是一种药,一种治疗心理疾病的良药。也许是昶锋关闭已久的心灵眼睛已经敞开--才能有这样的认识。也是这样的两种音乐带着昶锋的梦想一起飞翔,带着昶锋的激情和智慧一起飞翔。让昶锋飞翔在写作的海洋中,飞翔在蓝色酒店的激情和智慧中。在蓝色酒店昶锋看到的就是智慧和激情。只有这样的两种音乐才能带着昶锋在都市的夜空下飞翔,同时也是这样的两种音乐在净化昶锋的心灵,心灵被净化时才能真正懂得去爱,它也许只是一个动作,一个表情就传递给我们。   

昶锋喜欢过去的电视剧,电影,音乐。现在的某些电视剧,电影,音乐却无法带给昶锋这样的感动,这样的激情,这样火热的心灵。这些是爱的表现,它给昶锋心灵注入无穷的力量和智慧及更多的糖。让昶锋纯洁的心灵更加的纯洁。昶锋在都市的夜空中看到最亮的一颗星--它是执着,坚持和渴望真实的心,更是一种信念让昶锋走到现在。“它给予我勇气和挑战的信心。仿佛像一个即将走上战场的战士,他手中的枪早已上膛,准备给敌人致命的一击。曾经受过的伤不重要,没有爱和快乐也不重要,没有真实人生活着有什么意义?   

在虚伪的都市中,昶锋努力找寻真实。昶锋你是真实的,透明的,像洁白的雪花一样。别人一看就知道你的心灵中在思考什么?”难道真实是错误的,虚伪才是真实的。昶锋的世界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真正了解。”昶锋穿梭在都市的大街时,发现生活中有许多感动的画面,也有打架的场面。感动的画面如此打动昶锋的心灵。它让昶锋的心灵如此温暖,如此幸福。当音乐穿越昶锋的脑海时,你的心灵随着它一起舞动,舞--让昶锋充满激情,斗志和战胜困难的心。昶锋一直渴望拥有真实--它在昶锋的心灵中份量是这样的重,仿佛像自身的生命。   

昶锋找寻到真实时,发现它来自心灵,来自对朋友和亲人的一份责任和爱。昶锋本没有回头路。昶锋是一个颓废的浪子--生活在都市中的浪子。昶锋曾经是没血没肉,没有理智的一具空壳--如同行尸走肉,灵魂已经枯萎和冰凉。昶锋曾经的心灵被伤害得太深。伤过之后--一要治疗也需要很长的时间,也是需要有人去感化的。心灵被感动时,也是昶锋回头的时候--昶锋真的能回头吗?回头昶锋的人生将是怎样的?也许曾经在昶锋的心中没有爱和快乐,拥有的是恨和欺骗。有人会去改变他的。这个人就是康宝莱的独立经销商--心雨。   

她让昶锋知道做人其实做的是心。心才是最重要的。昶锋没有遇见心雨,你永远也不会改变,永远也不会回头--就是心雨。有人说:“浪子永远也不会回头,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东边落下。昶锋曾经徘徊过,仿佛在心灵中,这个社会没有真爱,没有真心结交的朋友。蓝儿,冰儿,微微,晓雨,心雨,晓丽她们出现在昶锋的生活中。昶锋才发现很多人和事情需要用心灵去发现,用心态去看待。浪子在很多人眼中是坏的,是这样的。没有感情和责任的。昶锋是不是他们认为的这样?   

昶锋也是有感情的,昶锋不是别人想的那样,只是偶尔风流一下。昶锋你不能放弃写作,它是你生命中一道美丽的旋律,它曾经带给昶锋很深的伤,它让昶锋一步步成熟起来。昶锋现在终于有回头路。昶锋在蓝色酒店休假的时,一个人在王府井大街穿梭着,它是如此美丽。昶锋第一次来到王府井大街才真正感受到京城带给你的魅力,也许在这时你就喜欢上京城,决定在这里发展下去。   

昶锋在王府井大街穿梭,用手机拍下许多值得珍藏的人和感动的画面。不远处停放着一辆免费鲜血车。昶锋走上前去。   

“小伙子,曾经献过血吗?”医生平静的问昶锋。”   

“我曾经在部队献过一次血。“昶锋微笑着说。   

”你现在可以上车去献血。“他微笑着说。   

这是昶锋第一次在京城献血。昶锋献完血去王府井书店买几本小说。昶锋喜欢阅读小说。它对昶锋的影响很大。究竟是什么支撑昶锋继续走过来的?是蓝色酒店的海林,玫瑰迪吧的蓝儿。昶锋的生活中没有他们俩个。昶锋的世界也许真的崩溃。他们俩的笑容出现在昶锋眼中。有很多的朋友都劝昶锋不要放弃写作,特别是海林和蓝色酒店的同事。海林给予昶锋的支撑是巨大的。他好像是昶锋的伯乐,你好像是千里马。如今昶锋的伯乐也没有在你身边,他现在在什么地方?昶锋也不知道,最后一次见他是在2012年底。从那次分手之后我们就没有联系。   

昶锋曾经问过她的朋友,她的朋友也不知道。昶锋和海林之间的故事还有很多都会在生命的绽放中写进去。昶锋要写进她吗?她也是给昶锋心灵兑过糖的。昶锋也在生命的绽放中写进给心灵一片纯洁的天空。什么才是心灵纯洁的天空?   

我们的心灵真的可以纯洁吗?纯洁是什么?远离烟酒,文学,女人,夜店,络,还是将自身放进森林中。也许只有在森林我们的心灵才能找到一片纯洁的天空。为什么会感悟到这些?是昶锋心灵的眼睛已经敞开还是你已经会给自身的心灵兑糖。也是海林给予昶锋太多的感动,太多的真实。田经理走的那天。昶锋真的好想跟他一起走。在他的身边能学到餐饮行业中有用的本领。可是昶锋没有能和他一起走。   

昶锋只能看着田经理远去的背影,默默的祝福他。有人给昶锋的心灵架起爱的桥梁证明她是爱你的,也是关心你的,这样的爱和关心会感动昶锋的心灵,它教会昶锋怎样给别人的心灵架起一座爱的桥梁。蓝色酒店有太多出色的领班,主管,经理,也是在蓝色酒店昶锋找到自身要超越的目标。昶锋心中有目标时,就会向这个目标去奋斗,去拼搏。张部长和田经理是一起走的。曾经刚到蓝色酒店时,现在的张部长是营业部的主任,被调回重庆总部回来之后提升为部长的。他们同时被调回重庆总部上班。   
昶锋找寻到真实时,生命的绽放 第二章 青春在都市中沉睡【原创】
  

他们是如何走的?这其中也是有故事的。在蓝色酒店也有很多优秀的员工,他们都给昶锋留下深刻的记忆。他们给昶锋心灵兑过糖,也给我的心灵架起爱的桥梁。没有他们我无法成长起来,也无法对餐饮行业有这样深刻的认识。要认识就要去了解,了解才能喜欢上它,只有喜欢上它才能爱上它。谷总也是给我心灵架起爱的桥梁的人,也是给我心灵兑糖最多的一个人。他并且是我老总也是他让我认识到餐饮真的是一门艺术。我离开京福居时他已经成立公司。也是在这里我成为优秀员工。如今我不知道他的公司怎么样?我在上搜索看到的还是让我比较欣慰的。公司还在健康的成长。假如我没有认识这些人,没有和他们生活过,我心灵的眼睛永远也不会敞开,我也许永远会堕落下去。就是他们挽救我,让我的生命从新有新的色彩和光芒。也是这些原因我决定写这样的一部小说。   

脚步依然是这样的匆忙,忙碌的人们依然是这样的忙碌。昶锋又一次站在北京西站的候车室,这一次昶锋没有失望,没有伤感,是带着愉快的心情踏上回家的路程。看着回家的行人,看着到北京生存的朋友。昶锋仿佛又一次回到很多年以前,也是一个人踏上让很多人向往的大都市——北京。很多年过去,昶锋没有刚到北京的兴奋和神秘,我已经很了解这座城市。北京这座城市带给昶锋的是伤心和快乐,也带给昶锋从天堂到地狱的感受。也带给昶锋迷失在迪吧和按摩院,在迪吧和按摩院昶锋才能找到真实以及蓝色酒店的海林,玫瑰迪吧的蓝儿,微微。康宝莱的心雨,人寿保险的晓旭,按摩院的小丽——也是他们给予昶锋的爱让心灵感动。   

昶锋本来不打算再写作的。可是回到家之后的某一个夜晚,昶锋想到在家呆半年,这半年昶锋不可能一点事情也不做。昶锋你可以找工作,工作是重要的,其次就是昶锋爱好的写作——写什么?在脑海中突然闪过“迷茫在打工的路上。”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小说名字?昶锋真的是迷茫在打工的路上,为什么会迷茫在打工的路上?在一个下午昶锋找到一个文学站名字叫短文学。昶锋将曾经的日记发表到这个站,发表的这段时间里,昶锋去重庆的合川和太和——已经十几年没有回去。也是在合川和太和昶锋感悟到爱可以感动人的心灵,也可以转变一个人,看到亲人昶锋心灵被感动着。   

曾经小时的往事,好像狂风暴雨一样袭击着昶锋身体内的每一根神经和每一个细胞。它更像哈达带给昶锋纯洁和真实,带给昶锋对爱更深刻的理解。这样的爱不是山盟海誓,不是甜言蜜语——是真实的心灵,也是做人的原则,对家庭的责任。三娘,二娘,小娘她们的关心和教育震撼着昶锋的心灵,让昶锋的心灵感动——这是真的爱。她们这样的爱昶锋,这样的关心昶锋。昶锋不能让她们失望。于是生命的绽放就成为情感日记的名字。带给昶锋的不仅仅是真实,更多的教会昶锋敞开心灵眼睛的方法。   

昶锋还能给客人服务多久?还能当服务员多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在心灵中萌芽?或许昶锋真的预感到什么?此时经理他们正在开会。   

“领班,我的评级没有什么问题吧?”昶锋平静的问领班。   

“当然没有问题,你一直都很稳定的。”领班微笑着说。   

“昶锋,你快成为点菜员。”小樱平静的说。   

“这是不可能的。我还没有做到最好。”昶锋平静的说。   

“开会时已经把你报上去。你就等着好消息吧。”小樱平静的说。   

昶锋真的能等到这样一天的到来吗?这一天离昶锋远吗?昶锋不停的问自身。也许没有多久自身就要离开蓝色酒店。这样的感觉在很长的时间困惑着昶锋。昶锋今天又一次独自一个来到玫瑰迪吧。昶锋依然坐在老位置。点的啤酒依然是百威。   

“你好,我还以为你不理我。”她微笑着说。   

“怎么会呢。你坐。”我微笑着说。她静静的看着我,我也静静的看着她。沉默好一会。   

“你喝点什么?我给你买。”昶锋平静的说。   

“我还是喝红茶。”她微笑着说。   

昶锋点上一支烟。看着烟雾慢慢的升上去,慢慢的散去,就像雾一样慢慢的散去。也散去昶锋心中很多的忧愁。   

“走我们去跳舞。”她微笑着我。   

她拉着昶锋的手走进舞池,这也是昶锋走进沉沦的第二步,也是将青春在都市中沉睡的开始。昶锋看着她那张依然忧郁的脸颊,依然默默的想着心思。昶锋抱着她,她也抱着昶锋。两颗寂寞的心此时交织在一起。没有任何的语言,只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声。昶锋拉着她回到位置上。   

“客人一般给你们多少小费?你们出台吗?”昶锋平静的问她。   

“一般两百,五十不等,有钱的大老板,公司老总会给多点,都希望我们出台。我们一般是不出台的。”她平静的说。脸上却流露出失落和无奈的表情。昶锋不知道为什么会她小费?而且是这样自愿。   

“我们给你们两开个房间,看你们俩聊得这样开心。”服务生微笑着说。我们俩把服务生看着。他静静的走开。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我要回去,明天还要上班。”昶锋平静的说。   

“那好,下次来给我打电话。”她微笑着说。   

“我会的。”昶锋微笑着说。   

“我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昶锋对小兰说。   

“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小兰微笑着对我说。这是昶锋要离开蓝色酒店前三天对小兰说出的这句话。   

“昶锋,明天就要考核,你能过吗?”同事问我。   

“明天对于是好还坏我都不知道。”昶锋很忧郁的说。   

“明天一定是一个是好的,因为每一天都是好的。”同事平静的说。   

“明天对于我不一定是好的。”昶锋依然这样说。   

第二天也就二零零五年五月几号昶锋记不得。早上昶锋很早就到公司。来到昶锋熟悉的A区,看着那些熟悉的画面,看着自身曾经在这个区得到的批评和表扬。这一切都会成为记忆的,都会成为人生路上无法忘记的。昶锋把台摆好,口布花叠好,开水打好。昶锋静静的呆在A区的操作台前。   

“李主任,收到没有?此时对讲机里发出声音,将昶锋的心击碎,昶锋更能感受到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在昶锋的身上。   

”收到,请讲。”李主任回答到。   

“田经理找昶锋在1-9包房。”对讲机的女生依然是着急的语气在说。   

“我们马上叫昶锋去1-9包房。”李主任平静的说。   

“昶锋,田经理叫你去1-9包房,好像有事情找你。”李主任平静的说。   

“我知道。”昶锋轻声的说。此时昶锋才能感受到脚步是这样的沉重,本来几分钟就可以走到的,昶锋却花上十分钟。轻轻的敲着1-9包房的门。   

“请进。”田经理的话语从房间里传出飘进昶锋的耳朵。昶锋走进1-9包间时看到两个我熟悉的身影。田经理和田主管。他们俩的眼神已经告诉昶锋答案。   

“由于你的身体公司决定让你病退回去。这是公司开的证明,你病好之后还可以回来上班。”田经理失落的说。   

“田经理我病好之后,真的可以回来上班吗?”此时昶锋的泪水在眼中打滚。为什么当初要对田经理说那样的一句话?也许是真的身体太差。才让昶锋冒失的说出那样的一句话。   

“田经理,我的心脏不好。”昶锋平静的说。   

“你真要让我们送你回去吗?”田经理带着疑问的语气问昶锋。   

“昶锋你当然可以回来。还有以前你生活上的一些原因。”田经理平静的说。   

昶锋看着田经理和田主管,其实昶锋还有好的话想说。可是在这样的气氛下,昶锋无法说出来。昶锋告别田经理和田主管。转身走出1-9包房。昶锋回到A区。   

“昶锋是不是好的事情?”小兰问昶锋   

“不是。我再也不能在蓝色酒店上班。我被病退回家。”昶锋的泪水依然在眼中。   

就这样离开,就这样告别工作一年的蓝色酒店。昶锋走到C区。看到牟经理和张部长。   

“牟经理,张部长我还能回蓝色酒店上班吗?”昶锋语气已经很低落。他无法在这样的时候,让自身如平常一样对她们说话。   

“昶锋,蓝色酒店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的。”张部长微笑着对昶锋说。听到这样的一句话。昶锋知道可以回来。可是回来你们还在吗?你们还会喜欢吗?带着太多的疑问。昶锋慢慢的走上六楼的更衣间。   

“昶锋,等一下我让剑平去给你买火车票。”田经理平静的说。这句话已经告诉昶锋离开蓝色酒店的时间已经不多。昶锋走上六楼更衣间收拾自身的行李,昶锋看着曾经穿过的工作服,也许昶锋再也没有机会穿上这样的衣服。收拾好行李昶锋静静的走下楼到超市买一点路上吃的和喝的。“昶锋,剑平在找你。”同事对昶锋说。昶锋不知道为什么?昶锋的脚步又一次走进A区,看着同事们忙碌的身影,昶锋的心再一次被撕碎,血管里的血液流动的更加的快,心跳也更加的快。“昶锋不要回头,这样你会更加的难受。”小兰平静的说。   

昶锋无法再看他们,昶锋转身跑出蓝色酒店的大门。一切真的就这样结束,一切都来的是这样的快。一边跑泪水一边流下。泪水是昶锋对蓝色酒店的爱。这样的爱让昶锋……晚上19点半昶锋坐上北京开往重庆的火车,此时昶锋才真正感受到从天堂到地狱的感受。回到綦江用去三个月的时间治疗身体。三个月昶锋是怎样走过来的?是对蓝色酒店的向往,对文学的向往让昶锋走过来的。

  当这样的音乐在清晨穿越昶锋的心灵世界时,昶锋的心灵世界仿佛被酥油茶滋润着,昶锋的世界也许真的崩溃,

昶锋真的能等到这样一天的到来吗?这一天离昶锋远吗?昶锋不停的问自身,

“不是。

聚合内容